<noscript id="v5dgx"></noscript>
<nav id="v5dgx"><code id="v5dgx"><meter id="v5dgx"></meter></code></nav>
  • <sub id="v5dgx"></sub>
    <wbr id="v5dgx"><p id="v5dgx"></p></wbr>

    <nav id="v5dgx"><optgroup id="v5dgx"></optgroup></nav>
        1. <wbr id="v5dgx"></wbr>

            1957年6月13日晚,毛主席找我和胡喬木到他的住所中南海豐澤園菊香書屋談話。毛主席一開始就告訴我,中央已經決定調我去人民日報社,同時還兼新華社的工作。談到如何辦報紙時,毛主席講了一段很長的話。他從領導的任務一是決策、一是用人講起,評說漢代幾個皇帝的優劣。他稱贊劉邦會用人。他說漢高祖劉邦比西楚霸王項羽強,他得天下一因決策對頭,二因用人得當。據史記載,劉邦稱帝之初,曾問群臣:何以他得天下而項羽失天下?群臣應對不一。劉邦均不以為然。毛主席這時背誦《史記》中劉邦說的一段話:“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即張良——編者注)。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響,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為我擒也。”毛主席接著說,高祖之后,史家譽為文景之治,其實,文、景二帝乃守舊之君,無能之輩,所謂“蕭規曹隨”,沒有什么可稱道的。倒是漢武帝雄才大略,開拓劉邦的業績,晚年自知奢侈、黷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己詔,不失為鼎盛之世。前漢自元帝始即每況愈下。元帝好儒學,摒斥名、法,拋棄他父親的一套統治方法,優柔寡斷,是非不分,賢佞并進,君權旁落,他父親罵他“亂我者太子也”。

              毛主席說,領導的任 務不外決策和用人,治理國家是這樣,辦報紙也是這樣。

              當時主席還嚴肅地告誡我說,你到人民日報工作,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要準備遇到最壞情況,要有“五不怕”的精神準備。這“五不怕”就是:一不怕撤職,二不怕開除黨籍,三不怕老婆離婚,四不怕坐牢,五不怕殺頭。有了這五不怕的準備,就敢于實事求是,敢于堅持真理了。一個共.產黨員要經得起受到錯誤的處分,可能這樣對自己反而有益處。毛主席舉例說,屈原流放而后有《離騷》,司馬遷受腐刑乃發憤著《史記》。他自己也有這個體會。他說到,他講打游擊戰的十六字訣時,并沒有看過《孫子兵法》。后來王明“左”傾路線領導譏諷說十六字訣來自過時的《孫子兵法》,而反“圍剿”打的是現代戰爭。這時他才找到《孫子兵法》來看。列寧的《國家與革命》也是這時看的。那時他被解除指揮中央紅軍的職務,就利用空閑看了不少從紅軍走過的縣城中弄來的書籍。

              1958年1月12日,南寧會議開始,毛主席一上來就講他建國八年來一直為工作方法而奮斗。

              毛主席詳細地講了戰國時代楚國一位文學家宋玉攻擊登徒子大夫的手法,攻其一點,不及其余:起因是登徒子大夫在楚襄王面前說宋玉此人“體貌閑麗,口多微辭,又性好色”,希望楚襄王不要讓宋玉出入后宮。有一天楚襄王對宋玉說,登徒子大夫說你怎么樣怎么樣。宋玉回答說:“體貌閑麗,所受于天也??诙辔⑥o,所學于師也。至于好色,臣無有也。”楚襄王問,你說自己不好色,有什么理由呢?宋玉回答說:“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東家之子,增??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墻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宋玉說這樣一個絕代佳麗勾引他三年,他都沒有上當,可見他并非好色之徒。接著,宋玉攻擊登徒子說,“登徒子則不然,其妻蓬頭攣耳,唇厲齒,旁行踽僂,又疥且痔。”意思是說登徒子的老婆頭發蓬蓬松松,額頭前突,耳朵也有毛病,不用張嘴就牙齒外露,走路不成樣子而且駝背,身上長疥瘡還有痔瘡。宋玉問楚襄王:登徒子的老婆丑陋得無以復加,登徒子卻那么喜歡她,同她生了五個孩子。請大王仔細想想,究竟是誰好色呢?毛主席說,宋玉終于打贏了這場官司。他采取的方法就是攻其一點,盡量擴大,不及其余的方法。我們不能搞這種方法。整個故事見宋玉寫的《登徒子好色賦》。昭明太子把這篇東西收入《文選》,從此登徒子成了好色之徒的代名詞,至今不得翻身。

             

              第二天,毛主席把宋玉這篇賦印發給大家看。

              1958年3月29日(即成都會議結束后——編者注),毛主席乘“江峽輪”從重慶出發。隨毛主席乘船的除了警衛人員和服務員外,只有田家英和我。我和田家英估計,毛主席意在暢游三峽,借以稍事休息,排遣一個月來連續開會的勞累。

              30日早飯后,“江峽輪”起航進入瞿塘峽??斓轿讔{時,毛主席披著睡衣來到駕駛室,一面欣賞三峽風光,一面同船長和領航員談及有關三峽的神話和傳說。毛主席還從船長手中接過望遠鏡,留意從幾個側面觀看了神女峰。他對我們說,宋玉在《神女賦》中說,“夫何神女之姣麗兮,含陰陽之渥飾。被華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奮冀。其象無雙,其美無極。毛嬙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無色。”其實誰也沒有見過神女,但宋玉的浪漫主義描繪,竟成為后世騷人墨客無限的題材。直至快過完西陵峽,毛主席才回到艙內客廳,同田家英和我閑談。

              毛主席談到,他在成都會議時收集一些明朝人寫的有關四川的詩,選了十幾首印發給與會的同志。他特別稱贊楊慎的詩,說他是明朝一位很有才學的人,因議論朝政被流放云南30年以至老死,很可惜。他又說到,四川歷代人才輩出,我們黨內好些將帥是四川人。

              毛主席又談到在會議上印發的清朝末年有名的“蘇報案”材料。他講到,“蘇報案”是由鄒容寫的《革命軍》引起的。他寫這本小冊子時只有18歲,署名“革命軍馬前卒鄒容”?!陡锩姟芬怀?,上海的《蘇報》為之介紹宣傳,章太炎為之作序,影響極大。鄒容是青年革命家,他的文章秉筆直書,熱情洋溢,而且用的是淺近通俗的文言文,《革命軍》就很好讀,可惜英年早逝。章太炎活了60多歲,前半生革命正氣凜然,尤以主筆《民報》時期所寫的文章鋒芒銳利,所向披靡,令人神往,不愧為革命政論家;后來雖一度涉足北洋官場,但心在治經、治史,以國學家稱著。魯迅先生縱觀其一生,評價甚高,但對他文筆古典,索解為難,頗有微詞。他出版一本論文集,偏偏取名《書》,使人難讀又難解。

              至于章士釗,毛主席說,這位老先生是他的同鄉,湖南長沙人,也是清末民初的著名政論家,除擔任《蘇報》主筆外,還給其他許多反清報刊寫文章,其后赴歐洲游學,回國后在北洋政府任過教育總長等職。他的文章比章太炎的好讀,沒有那么古典、怪僻,也較梁啟超謹嚴而有條理??箲鹬幸恢蓖尹h保持聯系,建國后同我黨合作,他自己說他“反動而不反.共”。

              毛主席在船上對這幾位清末民初的政論家講了這許多話,顯然他在青年時期對他們印象甚深,也同他自己從辦《湘江評論》開始一直寫過許多政論有關。他更多的興趣在于這些政論家的大無畏的革命精神與文風。

              聽了毛主席這一席話以后,我才開始留心近代報刊的歷史,并陸續閱讀了一些政論家的文章。

              1958年武昌會議結束后的4月11日上午,毛主席叫田家英和我一起同他閑談。毛主席從長江大橋談到八七會議、武昌起義、黎元洪以至張之洞,接著又談到章太炎曾一度應張之洞之請到武昌辦報,但因同張的觀點不同,不肯就任主筆,終于離開。他又談到像章太炎這樣激進的革命派,開始也并未同康有為、梁啟超等?;逝煞智鍫I壘,而是同他們一起辦報。章太炎就曾給梁啟超主辦的《時務報》、《清議報》寫文章,共同主張維新,是后來才分道揚鑣的。

              毛主席接著問我是不是廣東新會人,我回答是。然后,毛主席就議論起梁啟超來了。

              毛主席說,梁啟超一生有點像虎頭蛇尾。他最輝煌的時期是辦《時務報》和《清議報》的幾年。那時他同康有為力主維新變法。他寫的《變法通議》在《時務報》上連載,立論鋒利,條理分明,感情奔放,痛快淋漓。加上他的文章一反駢體、桐城、八股之弊,清新平易,傳誦一時。他是當時最有號召力的政論家。

             

              毛主席又說到梁啟超寫政論往往態度不嚴肅。他講究文章的氣勢,但過于鋪陳排比;他好縱論中外古今,但往往似是而非。他自己也承認有時是信口開河。

              毛主席還談到,梁啟超創辦時務報》,開始確實很辛苦,他自己寫評論,又要修改別人來稿,全部編排工作和復校工作都由他一個人承擔。后來才增加到七八個人,其中三位主要助手也是廣東人?,F在我們的報社,動輒數百人、上千人,是不是太多了?

              毛主席對梁啟超有褒有貶,可見對他的生平比較熟悉,對他的著作也有研究,對辦報的甜酸苦辣都很有體會。

              1958年9月30日下午,毛主席的秘書通知我到豐澤園去。毛主席見我來了就對我說,他代新華社寫了一條新聞,寫的是他對新華社記者談巡視大江南北的觀感,稿子已拿去打字,過一會就可以看到。他叫我先坐下來談談。

              毛主席先從他巡視大江南北談起,說到地方上走走,可以看到許多新鮮的東西,從而引起一些想法,最后形成若干觀點。在北京當然也很重要,這是中國的政治中心,是議論多的地方。辦報也要聽到各方面的議論,寫評論才能有所謂而發。這方面你要學張季鸞。

              毛主席說,人們把《大公報》對國.民黨的作用叫做“小罵大幫忙”,一點也不錯。但張季鸞搖著鵝毛扇,到處作座上客。這種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觀察形勢的方法,卻是當總編輯的應該學習的。張季鸞這些人辦報很有一些辦法。例如《大公報》的星期論壇。原來只有報社內的人寫稿,后來張季鸞約請許多名流學者寫文章,很有些內容。他在延安時就經????!洞蠊珗蟆愤€培養了一批青年記者,范長江是大家知道的,楊剛的美國通訊也很有見地,這兩位同志都在人民日報工作過。

              毛主席最后說,我們報紙有自己的傳統,要保持和發揚優良的傳統,但別人的報紙,如解放前的《大公報》,也有他們的好經驗,我們也一定要把對我們有益的東西學過來。

             ?。ㄕ浴吨螄c讀史》,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年1月版,定價:28.00元 作者:吳冷西)




            湖南韶山豐圓實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 ICP備案號:湘ICP備06012719號
            地址:湖南省韶山市南塘 郵編:411300  電話:0731-55682266   傳真:0731-55690666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国模嫣然生殖欣赏337p,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绝对真实偷窥女子会所私密av,西西大胆裸体a级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