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v5dgx"></noscript>
<nav id="v5dgx"><code id="v5dgx"><meter id="v5dgx"></meter></code></nav>
  • <sub id="v5dgx"></sub>
    <wbr id="v5dgx"><p id="v5dgx"></p></wbr>

    <nav id="v5dgx"><optgroup id="v5dgx"></optgroup></nav>
        1. <wbr id="v5dgx"></wbr>
            1959年8月,中印兩國軍隊在有爭議的邊境地區發生了武裝沖突。赫魯曉夫此時正在做訪問美國的準備。得到這一消息,本已為臺海危機對中國有一肚子氣的赫魯曉夫,這一次終于按捺不住了。為了在世人面前樹立自己是“和平大使”的形象,赫魯曉夫置中蘇同盟關系于不顧,也不考慮中方的異議,就讓塔斯社發表了一個表面上看是采取中立態度的聲明,對中印邊界沖突表示“遺憾”,并說中印邊界的沖突,是“那些企圖阻礙國際緊張局勢緩和的人搞的”。不難看出,赫魯曉夫在中印邊界沖突問題上沒有站到中國一邊。這對于中國方面而言,是很難接受的。在中國方面看來,中蘇是同志加兄弟的關系,都是社會主義國家,而印度是資本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國家不幫社會主義國家說話,反而為資本主義國家說話,實在太不應該。

              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后,一直高唱“和平過渡”的高調,高喊“和平競賽”的口號。在 其“和平過渡”理論的支配下,蘇聯開始走上其自以為是的由蘇美合作主宰世界之路。于是,赫魯曉夫不斷地向美國獻媚討好。1959年6月,蘇聯竟以蘇美正在討論簽署禁止核試驗條約為由,下令停止向中國運送已裝箱好的原子彈樣品。

              赫魯曉夫在其回憶錄中說:

              “我們的專家建議我們給中國人一枚原子彈樣品。他們把樣品組裝起來并裝了箱,隨時可以送往中國。這時,我們負責核武器的部長向我作了匯報。他知道我們同中國的關系已經惡化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我們專門開了一次會,決定該怎么辦。我們知道,如果我們不給中國送去原子彈,中國人一定指責我們違背協議,撕毀條約,等等。另一方面,他們已經開始了誹謗我們的運動,并且還開始提出各種各樣令人難以置信的領土要求。我們不希望他們獲得這樣的印象,好像我們是他們馴服的奴隸,他們要什么,我們就給什么,而不管他們如何侮辱我們。最后,我們決定推遲給他們送去樣品的時間。”

              這對于赫魯曉夫來說,也許是一直想做卻未能做成的事情??纱伺e對中國原子彈的研制來說,卻是一個嚴重的打擊。如果說,在此之前,中國領導人對赫魯曉夫還多少抱有一些好感的話,到此時,不但好感已蕩然無存,而且是十分不滿了。

              9月下旬,赫魯曉夫在美國戴維營舉行蘇美首腦會談后,興沖沖地飛到了北京,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慶典。

              9月30日晚上,中國政府舉行國慶招待會。赫魯曉夫在招待會上發表了長篇講話。他在談到社會主義力量空前強大之后,說了一段明顯對中國不滿的話:“我們應當對當前局勢有現實的看法和正確的理解。這當然絕不是說,既然我們這么強大,就應該用武力去試試資本主義制度的穩固性。這是不正確的,因為人民將不會理解,也絕不會支持那些想這么干的人。”赫魯曉夫此言一出,立即引起毛澤東的不快,并以在宴會上不發表講話表示不滿。

              10月1日,赫魯曉夫在天安門城樓上對毛澤東說:關于生產原子彈的事,我們決定把專家撤回去。

              毛澤東淡淡地說:需要是需要,也沒什么大關系。技術上能幫助我們一下更好。不能幫助就由你們考慮決定。

              10月2日,中蘇兩黨舉行正式會談。

              赫魯曉夫首先介紹了他此次美國之行的感受,認為同美國只能在經濟上搞競賽,搞和平競爭,不能搞武力對抗。毛澤東對此不冷不熱地說:我們贊成你訪美,贊成同美國搞和平共處,但美國究竟怎么樣,不能看表面,應該看其帝國主義的本質。

              赫魯曉夫接著說:中國和美國的關系還是要搞好,希望中國采取一些步驟來改善同美國的關系。又說:你們去年對金門打炮不是辦法,臺灣現在不能解放,索性像蘇聯內戰時期對遠東共和國那樣處理。他還解釋說,列寧當年同意成立遠東共和國,是為了避免在東方同日本作戰,中國也可以用這樣的辦法處理臺灣問題。

              毛澤東說:赫魯曉夫同志,你把問題搞錯了,你把兩個性質不同的問題搞混了。一個問題是我們同美國的關系問題,這是國際問題;一個問題是我們跟臺灣的關系問題,這是國內問題。我們跟美國的關系問題是美國侵略我國臺灣,我們要求美國從臺灣撤兵;我們同臺灣的關系則是解放臺灣的問題,這個問題只能由中國人自己來解決,別人無權過問。

              赫魯曉夫又說:為了緩和同美國的關系,中國是不是可以把監獄里的幾個美國人釋放?在此之前,中國曾擊落了一架美國間諜飛機,并俘虜了兩名飛行員。

              毛澤東說:放是要放的,但不是現在,而是在他們服刑期滿的時候,或者是在他們服刑期間有好的表現因而提前釋放的時候。這都要按照中國的法律辦。

              赫魯曉夫又把話題轉移到中國和印度的關系上,并說誰開第一槍我不知道,反正印度人被打死了。

              周恩來說:印度人先入境,打了12個小時,怎么能說我們錯了呢?

              赫魯曉夫說:我打過仗,不管誰先開槍,反正印度死了人。又說:你們為之戰斗的土地只是一塊人煙稀少、荒涼的高地,邊界也是幾十年前確定的。

              陳毅回答說:中印邊界是英國在1914年用所謂的麥克馬洪線確定的,這塊土地是屬于中國的,是英國人把它從我國手里奪走的。

              赫魯曉夫說:尼赫魯是主張中立和反帝的,社會主義國家就應當積極同他搞好團結。蘇聯不同意采取任何疏遠和削弱尼赫魯在國內地位的政策。

              陳毅回答說:我們對民族主義者的政策是既團結又斗爭,而不是遷就主義的態度。

              赫魯曉夫又說:西藏問題你們不慎重,不該讓@@@@喇嘛跑掉。

              毛澤東說:這么大的邊境我們怎么能看得住他呢?

              赫魯曉夫又扯到炮擊金門、馬祖的問題。陳毅說:炮擊金門是我們內部的事情,那是中國的領土。中印邊境,明明是他們侵略,你卻偏袒。炮擊金門,難道你還要替蔣介石和美帝國主義指責我們嗎?

              赫魯曉夫聽了之后臉馬上就紅了,竟然對陳毅說,論軍銜,你比我高,你是元帥,我只是中將,但在黨內,我是總書記。陳毅也不示弱,回答說:什么總書記,你說得不對,就不能聽你的。

              在這次會談中,毛澤東并沒有講很多話。只是在陳毅這番話后,毛澤東才說:赫魯曉夫同志,你這次來,給我戴了好幾頂大帽子,我也送你一頂,就是右傾機會主義。這頂帽子已是夠重的了。

              這次會談,是中蘇關系史上兩國領導人第一次公開的爭吵。雖然會談之后赫魯曉夫曾建議兩方均撤銷這一次會談的紀要,但兩黨兩國關系的惡化已經難以避免了。赫魯曉夫想得很天真,會議紀要固然可以撤銷,但留在雙方心中的陰影能一筆勾銷嗎?!他在離開北京到海參崴后,又指責中國領導人是“好斗的公雞”。中國領導人聽到這樣的話,內心對赫魯曉夫的反感也就可想而知了。




            湖南韶山豐圓實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 ICP備案號:湘ICP備06012719號
            地址:湖南省韶山市南塘 郵編:411300  電話:0731-55682266   傳真:0731-55690666

             
             
            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国模嫣然生殖欣赏337p,男人狂躁进女人下面视频,绝对真实偷窥女子会所私密av,西西大胆裸体a级人体